风骨

只是春光如此 不得见你.

那该是怎样的一双手。

洁白如玉,又仿佛透明无暇,仿佛天生就为弹钢琴而生,打一个响指亦是风流轻佻。

即使不看脸,光是这一双手,也足够令人着迷。

而手的主人也确实生得一副好皮相,眉宇之间都流露出一种傲气,拥有上位者的风发,却越发显得整个人更加沉稳,更加自信。自信不是不可一世,而是云淡风轻,这个人做到了。

显然仅凭一双手看人是不可靠的,但你仍忍不住沉沦,因为你无条件相信眼前这个人。

他抓住你的手,骨节分明的细长手指微微用力,手背淡漏出青筋。

是一种禁欲,苍白而又病态的美。

远远看你和他倒也真像一对璧人。

表面仍如常,但他双眼中快要溢出来的宠溺出卖了他自己,显然他还没意识到。

你看见他的薄唇一开一合,眼中的柔情像一波清澈却又媚态的潭,忍不住让人沉溺。

你听见他说:“喂,我最喜欢你!”

世界万籁俱寂,他的眼前只剩下你。

路旁行人的尖叫声和拍照声在这一刻全都消失,你自己听见“砰砰砰”的心跳声,像擂鼓一般。

不知是你的还是他的。

亦或是你们俩的。

你忍住眼中快要决堤的笑意,认真而又缓慢地告诉他:“嗯,易烊千玺,我也最喜欢你!”

评论

热度(6)